不分類

隔壁家的外勞

 

可惡又可憐的同學&可惡的外勞

小編 /很冒火

  我家以目前來說不算偏僻,但40幾年前除了我家附近幾條大馬路外,其他都是田或是雜草區,不像現在那麼方便還有便利商店,當時連快速道路也沒有,要出門需要40分鐘才能到高速公路,但如今交通便利了,購物方便了,年輕人少了老年人多了但人情淡薄了….。

  看著我長大的隔壁阿伯,叔叔,阿姨…,如今都已經白髮斑斑,拐杖,輪椅,申請外籍看護工,已經是基本配備,但如果人還健康不需要家人或是外勞24小時照顧都還算可以,住在鄉下地方就是人情很溫暖,雖然很討厭這些阿伯,叔叔,阿姨..看到我會摸我的頭捏我的臉頰,還喜歡問我有沒有女朋友#$@!% (幹…我才幾歲國小而已,交個屁女友啦!!我連男生女生都分不清楚勒…) ; 如今我長大了,結婚了,生小孩了,看到鄰居小孩也會很本能地走過去,然後摸摸牠的頭,然後也會問 有沒有女朋友啊? 結果現在小孩竟是回答我有啊,但是她很煩!!  ~ 時代真變了 ~

  長大沒有什麼不好,有經濟基礎,不用再受限於大人,沒有了門禁,也跟隔壁鄰居少聯絡,各自打拼將來,只是經過半輩子人世間考驗,更加現實也容易隱藏情緒,我想這就是長大,曾幾何時以前一起的玩伴都長大,也有小孩,開枝散葉,但走在路上可能都不知道,他可能是你小時候玩伴…。

  我本就不喜歡說話,而媽媽卻是話很多(跟我老婆一樣….),下班回家媽媽總是會把握時間跟我聊天,不過數十年如一日,聊的都是菜很貴,妳妹聽說….你弟令我生氣…還有不要亂花錢,你老婆真是OOXX OOXX,你兒子怎麼吃這麼少,怎會長的高……,這些聽都聽膩了,但偶爾會聽到令人心酸的事情,比如說 隔壁阿伯住院了,對面阿婆去世了…之類的,畢竟他們是看著我長大….媽媽總是說這就是人生,總是會走到這一步,我心想是這樣沒錯,但應該可以去控制是否能好好走,舒服走,像睡著一樣的走…..。

  像睡著一樣的走,在現今是多難的一件事,如果不是意外身亡不然就是身體病痛,我就有一個國小同學,多年不見,就住在隔壁條巷子,5年前突然打電話給我說,需不需要按摩,因為我出車禍2眼失明,現在只能靠按摩生活..我心裡有點高興但隨即沉重了起來,因為他是經常欺負我的那個國小同班同學,他總是將他的手臂放在我的書包上,讓原本瘦小的我連走路都困難,一直到現在我都記憶鮮明,尤其是他手臂上的一個暗紅色胎記,世事轉變真的很可怕,一個好好的人明天也許就不見了,健康的人明天可能就躺在床上下不來….。

  今天天氣很好豔陽高照,心想早午餐一起吃吧!!我喜歡這家劉姐姐早餐店因為隔壁就是運動場,吃完還可以去走走,跟往常一樣,我點了喜歡吃的飯糰加上特製辣蘿菠,外加一顆蔥蛋,不但營養又會飽,吃完正想起身離開時候,我看見馬路上一個老人坐在輪椅上就像一般被外籍看護工推去公園的老人一樣,只是感覺很眼熟,他們正往公園方向所以我也跟著過去….我打量著這一位外籍看護,他身材壯碩,看起來是印籍,一邊推輪椅一邊聽音樂,而且還要用白色的耳機,這讓她顯得更黝黑,但壯碩黝黑這是優點,因為有力氣才有辦法攙扶受照顧人而且不會被雇主欺負,尤其是男雇主….。

  這裡公園大小就是一圈400公尺跑道,裡面中間是草皮,通常是有人踢足球,2旁一邊是籃球場,一邊是水泥空地,主要是一些老人家跳舞和打坐地方,周邊有一些單槓,跳遠,石頭步道還有一些草皮及椅子,我在跑道上散步著,突然之間下起雨來,這豔陽高照天空竟然下起雨,而且是很粗的雨,我趕緊往樹下走去,頓時操場上的人也都鳥獸散,剩下幾個小屁孩不畏風雨還打著籃球,但在我遙遠的對面竟還有人來不及躲雨,我仔細一看是印籍看護推來的那個男人,我心想看護呢?跑去哪裡怎會讓他獨自淋雨,熱心名眾跑去幫忙降他推往可以遮雨地方,而我也走了過去,一堆人七言八語沒人知道他是誰還有看護呢?

  這場雨來得急也來的快.不到五分鐘就結束了,但五分鐘的雨足夠讓人全身濕透,大嬸們雖然念念有詞但也不時拿著衛生紙幫忙擦乾,戴墨鏡的老人家,不哭不笑也沒有表情,而這時外勞小跑步來了,趕緊擠進人群想推著輪椅離開,當然台灣這些大嬸們怎可能放過他,開罵是一定的,只是這位外籍看護似乎不在意就這樣往門口走去,而就在門口處與另一名男性外勞並肩而走,心裡一陣熱一陣涼,拳頭都快硬起來了。

  我自己腦補一下當時情況,這男性外勞一定是她來台灣的男友,他們相約到公園約會,這老人只是幌子,當她推老人到公園時候就將她推到有太陽地方,然後和男性外勞到公園外便利商店或其他地方幽會,然後下雨了,怕自己淋到雨所以等雨停才衝出來推走老人,寫到這裡真是越想越氣,竟然被一個用錢請來的外籍勞工這樣虐待,心想讓我知道是誰家外勞一定要告訴她的雇主叫他直接遣返,因為這外籍看護一定不會好好照顧老人的,工作與家庭繁忙佔據我所有時間,一同往常上班工作下班(聽)媽媽聊天….。

  又快要過年了,一年一年過去,看著小孩長的快比我高了,心理其實很開心,因為鮮奶當水喝可是花我不少錢,總是有點成效也算釋懷,心想趁著年前趕緊去買一些年貨放著,開著車子出門,繞過幾條馬路後,老婆突然要小孩往右邊看,然後問小孩說這是什麼樹?學校有教嗎? 當然我知道老婆用意,因為左邊有人家喪事,心想鄉下地方老人多,所以這事情也沒多 在意,但買完東西回家後,媽媽走過來跟我說,下次開車不要經過那條路,因為有人辦喪事,我說早知道了,因為今天才經過,我媽又說那你記得國小下課時候總是把手搭在你書包的同學嗎?他去世了就是今早你看到的做法事的那一家,我…頓時無語,雖然他小學總是欺負我,但…老天爺也不用這麼快帶走他,一個不到50歲年紀的人,其實他也沒有很壞只是調皮一點….。

  媽媽繼續說: 他去世那一天都沒人在家,一直到晚上她的姐姐回家後才發現,然而照顧他的女傭呢?不見了,逃跑了,一直到辦喪事還都沒找到人,我媽感嘆說花錢找女傭來照顧結果還逃跑,因為沒有裝監視器,生前是不是有受虐也沒有辦法證明,我也跟他說幾個月前我在公園碰到的事情,我媽說那個老人會不會是你國小同學,因為他眼盲戴墨鏡,而且聽鄰居轉述有一次這外勞帶他出去後,衣服濕濕的回來,從那時候就身體每況愈下,聽到這裡我的心又往下沉。

  多年過去了,每每到公園散步時候,依稀都會看到坐著輪椅的同學,當然這是我自己亂想,只是隨者年紀增長,對於生死反而沒有樂觀,而是更加害怕到來的一天,公園還裡還是一樣滿滿運動的人,打籃球小孩,打坐老人,散步跑步的人,地球依然轉動著,不會因為少了一個人而停止轉動,心裡還是浮現媽媽說的那句話 -這就是人生,總是會走到這一步,我們可以做的是去控制是否能好好走,舒服走,像睡著一樣的走…..。 http://phoenixhr888.pixnet.net/blog/post/35324960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